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刑事審判工作情況的報告

來源:北京市人大常委會門戶網站 發布時間:2019-09-20 15:38:00
瀏覽字體 【字號: 復制 打印 關閉

——2019年9月 日在北京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上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院長  寇 昉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書長、各位委員:

  根據本次會議安排,我代表市高級法院報告2016年以來全市法院刑事審判工作情況,請審議。

  一、刑事審判總體情況

  近年來,全市法院緊緊圍繞“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工作目標,堅持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相統一、實體公正與程序公正相統一,切實履行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確保社會大局穩定、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的職責使命,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全市法院共審結刑事案件78064件。

  一是依法嚴懲嚴重刑事犯罪,全力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首都社會穩定。認真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依法嚴厲打擊危害國家安全犯罪,審結一批間諜、涉恐等案件,有力維護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依法嚴懲嚴重影響群眾安全感的刑事犯罪,審結殺人、搶劫、綁架、放火、爆炸等嚴重暴力犯罪3408件,依法審理“工體駕車撞人案”“西單大悅城砍人案”等重大案件,促進社會治安保持總體平穩,我市嚴重暴力犯罪呈現下降趨勢。深入開展反腐敗斗爭,審結職務犯罪1176件,依法審理張少春、莫建成等原省部級領導干部重大職務犯罪案件。積極應對非法集資等涉眾型經濟犯罪高發態勢,完善追贓減損工作機制,依法審理“e租寶”案等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有力促進金融風險防控化解。依法懲治利用網絡實施的新類型犯罪,審結“快播公司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4.13”特大跨境電信詐騙系列案等重大案件,有效凈化網絡環境、維護網絡安全。主動回應群眾關切,加大對危害食藥安全、污染環境等犯罪的打擊力度,審結相關案件1026件。

  二是縱深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凈化政治生態和社會環境。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從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維護基層政權穩固的高度,充分認識掃黑除惡重大意義,堅決落實中央專項斗爭決策部署。充分體現嚴懲方針,對黑惡犯罪依法重判快判,2018年初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審結黑惡勢力犯罪80件333人,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76人,對陳海濤、張艷超等涉黑涉惡犯罪依法從嚴懲處。加大“打財斷血”力度,對“見黑見惡不見財”案件逐一排查,依法判處追繳、罰沒、責令退賠財產1.3億余元,堅決鏟除黑惡勢力經濟基礎。加大深挖徹查、“打傘破網”力度,受理涉“保護傘”案件11件11人,已摸排、轉遞涉黑惡和“保護傘”線索483條,獲得反饋204條,立案39條。積極參與社會治理,針對辦案中發現的問題共發送司法建議48件。

  三是堅持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確保刑事案件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嚴格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證據裁判等原則和制度,對16名公訴案件被告人依法宣告無罪,確保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加強產權司法保護,經最高法院指令,市高級法院再審糾正3件外省法院原審的涉產權保護刑事錯案,有力保障企業家安身、安心、安業。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發揮庭審實質作用,推動落實證人、鑒定人出庭作證制度,2018年證人出庭超過300人次,召開庭前會議158次,確保證據出示在法庭、控辯意見發表在法庭、裁判結果決定在法庭,促進偵查程序和公訴程序的辦案標準符合審判法定定案標準。積極貫徹刑事案件繁簡分流改革,完善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總結推廣“全流程速裁”模式。加強對當事人和律師訴訟權利的保護,推進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全市三級法院全部建立法律援助工作站,構建了控辯審三方溝通渠道和互評機制。

  四是積極參與平安北京建設,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規范社會行為、促進社會治理的作用。通過審判全程公開、典型案例發布,使刑事審判成為全民法治公開課,在審理涉及校園欺凌、危險駕駛等社會關注案件時,及時開展以案釋法,引導社會價值、規范社會行為、傳遞法治正能量。在未成年人審判中,貫徹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加大非監禁刑適用力度,非監禁刑適用比率達到30.5%,對未成年被告人實現社會調查全覆蓋,對符合法律規定的未成年犯全部實行犯罪記錄封存,促進未成年犯改過自新、回歸社會,少年審判庭榮獲“全國青少年維權崗”等榮譽稱號。深入開展送法進農村、進社區、進學校、進軍營活動,促進犯罪源頭預防、矛盾源頭化解。

  二、存在的問題和困難

  多年來,我國創造了經濟高速發展、社會大局穩定兩大奇跡,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之一,這充分體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北京作為首都,社會治安平穩可控,群眾安全感不斷提升。同時,我們也看到,我國仍處于社會結構深刻變動、利益格局深刻調整、思想觀念深刻變化過程中,刑事犯罪依然易發多發,新型違法犯罪大量涌現,審理難度不斷加大。其中,涉資本證券市場、銀行金融機構、網絡信息系統等犯罪專業性、隱蔽性強,組織傳銷、電信詐騙等多發犯罪動態化、團伙化、智能化特點突出;非法集資等涉眾型經濟犯罪容易引發區域性、系統性風險;涉黑涉惡犯罪向隱蔽化轉型、向新行業新領域擴張。這些新情況新問題都對刑事審判事實認定、案件定性、法律適用帶來新的挑戰。同時,進入新時代,人民群眾對刑事審判的公正高效、嚴格規范、公開透明都提出了越來越高的期待和要求。面對新的形勢任務,面對人民群眾的新要求新期待,全市法院刑事審判還不完全適應:

  一是審判質量效率有待進一步提升。有的審判人員沒有牢固樹立正確的刑事司法理念,“重打擊、輕保護”“重實體、輕程序”“重口供、輕證據”等思想觀念未能徹底摒棄,違反法定程序的情況仍有發生。有些案件的處理未能兼顧法律正義和社會正義,就案辦案、機械司法,裁判結果未被當事人以及社會公眾廣泛認同,未能很好實現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有機統一。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有的案件推進緩慢,有的案件對黑惡犯罪相關財產追繳罰沒不到位,有的案件對可能涉及的“保護傘”“關系網”排查不夠全面深入,有的案件審理中未能深入分析行業管理、社會治理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對涉眾型經濟犯罪等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秩序的多發犯罪,預防和打擊力度需要進一步加強,涉案贓物價值貶損問題較為突出,挽回經濟損失的工作需要進一步改進和加強。

  二是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有待繼續深化。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雖然制度構建基本完成,但落實不完全到位、效果尚未完全顯現。有的案件證據標準把握不統一,沒有形成統一的證據指引,審判對偵查、起訴的制約和引導作用尚未充分發揮,公檢法機關之間相互配合、相互制約的工作機制有待進一步健全,審判中心作用有待進一步加強。有的審判人員對庭審實質化還不夠適應,仍然習慣于通過閱卷認定事實。有的審判人員沒有樹立控辯平等觀念,對被告人合法權益保護不力,對被告人和律師的辯護意見重視不夠,有的裁判文書未能充分回應律師辯護意見,有的說理不充分。證人出庭率還不高,證人出庭難等問題仍然存在。審判階段律師辯護全覆蓋雖然基本實現,但還以法律幫助為主要形式,有效辯護有待加強。

  三是刑事審判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需要不斷增強。刑事審判平復化解社會矛盾的功能發揮還不夠充分,有些案件未能做到案結事了。有的審判人員參與社會治理的主動性不強,司法建議促進社會治理的作用有待進一步加強,同時,有關單位對司法建議重視不足,整改不夠積極。涉眾型經濟犯罪等案件仍然多發,反映出刑事審判推動完善相關監管制度的作用仍需加強。內設機構改革后,多數基層法院不再單獨設置未成年人審判庭,如何傳承發展未成年審判機制、完善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和未成年人違法犯罪防控體系,需要進一步加強研究。

  四是刑事審判隊伍素質能力需要進一步提升。有的審判人員對新類型案件以及犯罪方式的發展變化研究不夠深入,辦理疑難復雜案件、新類型案件的專業素質有待增強。有的審判人員統籌處理法律問題與社會問題的能力不足,矛盾化解能力、輿情應對能力有待提升。刑事審判隊伍人才流失、年齡結構斷層問題較為突出,部分基層法院刑事審判力量有待增強。個別刑事審判人員廉潔自律意識不強,損害了法院形象,危害了司法公信。

  三、進一步加強刑事審判工作的措施

  刑事審判事關政權鞏固、社會穩定和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全市法院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主動適應新形勢新要求,著力解決刑事審判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和不足,堅持最高標準、最嚴要求、最好效果,努力開創刑事審判工作新局面。

  一是進一步樹立正確刑事司法理念。堅持黨對法院工作的絕對領導,緊緊圍繞首都工作大局,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堅決維護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堅決維護首都社會穩定。堅持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并重,依法嚴懲嚴重刑事犯罪,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依法保護被告人人權和被害人各項權利,充分尊重和依法保障律師履行辯護職責。堅持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并重,將罪刑法定、證據裁判等原則和制度貫徹落實到每一起案件,確保事實認定符合客觀真相、辦案結果符合實體公正、辦案過程符合程序公正。堅持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把法律專業與社會共識結合起來,確保裁判結果既依法公正,又符合人民群眾普遍正義觀念。

  二是進一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重要指示精神,自覺承擔專項斗爭重大政治責任,著力解決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反饋的問題。加大依法嚴懲力度,實行專人包案、全程督導,確保審判質量。加快辦案進度,力爭今年6月底前受理的涉黑涉惡案件在9月底前全部審結。加大財產刑適用力度,確保每案“打財斷血”窮盡手段、清倉見底,防止黑惡勢力死灰復燃。持續開展涉黑涉惡線索再排查活動,緊盯每一起涉黑涉惡案件背后的“保護傘”,推進掃黑除惡“深挖根治”。對黑惡案件落實一案一建議要求,加強與行業主管部門的工作聯動,形成齊抓共管合力。加大宣傳力度,進一步營造掃黑除惡強大聲勢。

  三是進一步提升刑事審判質效。大力加強刑事審判規范化建設,對改判、發回重審等案件逐案開展審判質量評查,推動解決尺度不一、程序瑕疵、裁判說理性不強等問題。與公安、檢察機關協同解決涉眾型經濟犯罪等多發新類型案件定罪量刑、涉案資金管理、追贓挽損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增強打擊犯罪的針對性、實效性。堅持少年司法理念,進一步加強未成年人審判專業化建設。增強參與社會治理的使命擔當,主動延伸審判職能,認真落實平安北京建設各項職責,推動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化解矛盾、維護穩定。自覺接受人大監督,主動邀請人大代表旁聽庭審、參與案件評查,認真落實代表關于刑事審判工作的意見建議。依法辦理檢察機關抗訴案件和檢察建議,共同維護司法公正。

  四是進一步深化落實刑事訴訟制度改革。堅持以審判為中心,研究制定類案證據指引,通過依法公正審判確立司法標準,更好發揮對偵查、審查起訴及辯護等訴訟活動的指引和規范作用。繼續強化庭審實質作用,進一步探索遠程視頻作證等輔助機制,有效解決證人出庭率較低等問題。進一步提升速裁、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適用比率,研究制定認罪認罰量刑標準。配合完善刑事法律援助律師管理和評價監督機制,推動提升刑事辯護質量。進一步加強刑事審判智能化建設,積極參與政法辦案智能管理系統的建設和應用,切實提升刑事審判科技應用水平。加大與公安、檢察、司法行政機關的溝通協調力度,確保各項改革措施相互促進、協調發展,提升改革整體效能。

  五是進一步強化刑事審判隊伍革命化、規范化、專業化、職業化建設。持續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確保刑事審判隊伍樹立“四個意識”,增強“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著力加強專業化建設,大力開展業務培訓,促進刑事法官深刻理解法律精神,提高分析證據、認定事實、主持庭審、運用法律等各方面能力,確保準確懲罰犯罪、有效保障人權、妥善化解矛盾。著力充實刑事審判力量,加強青年骨干法官培養,通過改進基層黨建等方式,切實增強刑事審判隊伍的凝聚力、戰斗力。著力加強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健全從嚴管理監督體系,確保刑事審判隊伍清正廉潔。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書長、各位委員,市人大常委會專門聽取刑事審判工作情況報告,既是對全市法院刑事審判工作的監督,也是支持、鞭策和鼓舞。全市法院將在市委領導下,在市人大及其常委會的監督支持下,堅持司法為民、公正司法,進一步改進和加強刑事審判工作,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和首都安全穩定,為推進法治中國首善之區建設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附件:相關名詞解釋

附件

  相關名詞解釋

  1.工體駕車撞人案:2014年12月26日,金某某為實施報復行為,駕駛“別克”牌轎車行駛至朝陽區工人體育場惡意撞擊11人,致3人死亡、8人受傷。2015年12月24日,市三中院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故意殺人罪判處金某某死刑。經報最高法院核準,金某某已被執行死刑。

  2.西單大悅城砍人案:2018年2月11日,朱某某為發泄個人不滿,在西單大悅城商場內持械行兇,造成1人死亡、14人受傷。2019年6月13日,市二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朱某某死刑。目前該案正在死刑復核程序中。

  3.“e租寶”案:被告單位安徽鈺誠控股集團、鈺誠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于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間,在不具有銀行業金融機構資質的前提下,通過“e租寶”“芝麻金融”兩家互聯網金融平臺發布虛假的融資租賃債權項目及個人債權項目,包裝成若干理財產品進行銷售,并以承諾還本付息為誘餌對社會公開宣傳,向社會公眾非法吸納巨額資金。其中,大部分集資款被用于返還集資本息、收購線下銷售公司等平臺運營支出,或用于違法犯罪活動被揮霍,造成大部分集資款損失。2017年9月12日,市一中院以集資詐騙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走私貴重金屬罪等,對鈺誠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判處罰金18.03億元,對安徽鈺誠控股集團判處罰金1億元,對丁某等人判處無期徒刑至有期徒刑3年不等刑罰。該案經上訴至市高級法院,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4.快播公司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通過網絡系統中的大量緩存服務器介入淫穢視頻傳播而拒不履行安全管理義務,間接獲取巨額非法利益,被海淀法院一審以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判處罰金一千萬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等4名主管人員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并處罰金。2016年12月15日,市一中院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5.“4.13”特大跨境電信詐騙系列案:張某某等35人,張某某、林某某等50人,分別于2014年6月至11月、2015年6月至2016年4月間,在印度尼西亞、肯尼亞境內參加詐騙犯罪組織,利用電信網絡技術手段對中國大陸居民進行語音群呼,冒充快遞公司客服人員、公安局及檢察院工作人員等身份,虛構被害人因個人信息泄露而涉嫌犯罪等虛假事實,以需要接受審查、資產保全等為名,先后騙取大陸居民185人錢款共計人民幣2900余萬元的贓款。2017年12月21日,市二中院以詐騙罪判處張某某等人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一年九個月不等的刑罰。該系列案經上訴至市高級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6.掃黑除惡專項斗爭: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了《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拉開了序幕,至2020年底結束,為期3年。保持對黑惡勢力犯罪的嚴打高壓態勢,是黨中央始終堅持的一項重大戰略部署。與以往部署的“打黑除惡”專項斗爭相比,“掃黑除惡”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區別很大。“打黑”更多是從社會治安角度出發,強調點對點打擊黑惡勢力犯罪。“掃黑”是從夯實黨的執政根基、鞏固執政基礎、加強基層政權建設、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的角度,在更大范圍內,更全面、更深入地掃除黑惡勢力,不但要打擊犯罪,還要打擊違法行為。

  7.黑惡勢力“保護傘”:主要指國家公職人員利用手中權力,參與涉黑涉惡違法犯罪,或包庇、縱容黑惡犯罪、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查案不力,為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提供便利條件,幫助黑惡勢力逃避懲處等行為。

  8.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這項改革是我國刑事司法改革的核心內容,具有“四梁八柱”性質的基礎支撐作用。推進庭審實質化,是改革的核心,主要以嚴格執行最高法院制定的“三項規程”(即庭前會議規程、非法證據排除規程、法庭調查規程)為落實的抓手,實現“三個實質化”(即庭審司法證明實質化、控辯對抗實質化、依法裁判實質化)。衡量庭審實質化改革成效的主要指標就是“三率”(即證人出庭率、律師辯護率、當庭宣判率);擴大速裁程序適用和進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改革是策應性改革,目的是促進繁簡分流,實現“簡案快辦”,為法官在疑難案件上落實庭審實質化創造條件;推行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強化控辯對抗,確保庭審實質化,則為改革進一步提供配套性保障。

  9.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2017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聯合出臺了《關于開展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的辦法》,授權北京等8個省(直轄市)開展為期一年的律師刑事辯護全覆蓋試點工作。一年的試點結束后,2018年1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聯合發布《關于擴大刑事案件律師辯護全覆蓋試點范圍的通知》,決定將試點期限延長,工作范圍擴大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對于刑訴法規定應當提供法律援助律師進行辯護的情形,以及其他適用普通程序審理的一審、二審以及審判監督程序案件,被告人如果沒有委托辯護人的,法院都應當通知法律援助機構指派律師為其提供辯護;對于適用簡易程序、速裁程序審理的案件,被告人沒有辯護人的,法院應當通知法律援助機構派駐的值班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幫助。這樣,以委托律師辯護、法律援助律師辯護、法律幫助三種形式,實現了對所有刑事案件的全覆蓋。

  10.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完善刑事訴訟中認罪認罰從寬制度”。2014年6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通過了《關于授權在部分地區開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試點工作的決定》,授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在包括北京在內的全國18個城市開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試點。2016年7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又通過了《關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改革試點方案》,明確在原刑事速裁程序試點的18個城市進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刑事速裁程序試點可以被視為建構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先行試驗,認罪認罰從寬制度試點則是刑事速裁程序試點的延續和深入。2018年的刑訴法修正案吸收了速裁程序試點和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改革試點的經驗成果,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作出了明確規定,并增加了刑事速裁程序的規定。

  認罪認罰從寬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對于指控犯罪事實沒有異議,同意檢察機關的量刑意見并簽署具結書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表示認罪認罰的,需要在審查起訴階段或審判階段,在律師在場的情況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對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作出同意表示。法院對于認罪認罰案件,根據情況和被告人的選擇,適用速裁程序、簡易程序或者普通程序審理,并在量刑上體現從寬。

  11.全流程速裁模式:在開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試點工作中,海淀法院與其他辦案機關共同積極探索了“3+2+2”式(即包括公檢法機關的3個刑事速裁辦公室、包括看守所內的速裁法庭和法院內的同步數字法庭的2個法庭,以及法律援助律師值班室和嫌疑人視頻會見室)“全流程簡化”速裁模式,提高了輕罪案件的流轉速度,大大縮減了審前羈押期限。隨著公安機關執法辦案改革創新,為進一步發揮專業化審判優勢,海淀法院在區公安分局執法辦案中心又設立“速裁法庭”,創新推出48小時全流程速裁程序,最大限度地壓縮了簡單輕罪案件的辦案周期,實現了“全流程”速裁模式質的飛躍。

  12.社會調查:為了準確適用刑罰,有效開展教育矯正工作,在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時,應同時對未成年人的成長經歷、犯罪原因、監護教育等情況進行調查。我市公、檢、法、司等部門于2012年聯合簽發了相關規范性文件,目前,全市未成年被告人的社會調查工作已實現全覆蓋,且已全部前移至偵查、檢察階段。

  13.犯罪記錄封存:為了幫助未成年人這一特殊群體鞏固教育改造成果,擺脫犯罪記錄影響,防止被“標簽”化,更好地重新回歸社會,刑法修正案(八)取消了被判處輕罪未成年人前科報告的義務,與此相匹配,修改后的《刑事訴訟法》及《解釋》第四百九十條對未成年人輕罪(有期徒刑五年以下刑罰)記錄封存制度作了規定。我市法院對符合法律規定的未成年罪犯全部實行了犯罪記錄封存。

瀏覽字體【字號: 復制 打印 關閉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主辦: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ICP備案號:京ICP備05042646號
澳洲幸运8官方